主頁 > 201007

201007 Archive

玖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07-30 Fri 01:05:54
  • 未分類



正要下筆,他轉念一想。
為什麼我會想寫那段經歷?明明這個老師這麼討厭,為什麼我要跟他分享我的秘密?
我那秘密,連對小翎都沒說過。
不需要坦白吧。
思及此,B勾起微笑,寫下第一個字,然後不停寫下去,直到A說時候到了要收來看。

A收起大家的紙張後,拿出課本,開始講課。
一如以往令B昏昏欲睡的課堂。但他睡不了,因為對課堂內容討厭到睡不了。
好想逃離課室,但如小翎所言,一天逃兩次課實在太不尋常了。他並不想引起注意,那只會增加麻煩。
可惡啊……聲音有什麼好寫有什麼好說!為什麼還要用來當課文啊可惡!
A老師講課的聲音,也好討厭。

A拿著同學們的紙張回到教員室。
「……張老師呢?在美術室都不見他呢。」A自言自語著,他還打算將之前張老師說想借的CD拿給他。
拿出鮮紅色的耳機,選好歌曲,前奏輕輕進入。是Sarah Brightman的Gloomy Sunday.
Gloomy Sunday,那首傳說很多人聽後會自殺的歌曲。
別人說Billie Holiday的Gloomy Sunday是最「正宗」的,但A偏愛的卻是Sarah Brightman的版本。
他喜歡那種宛如催眠的唱腔。有人說那簡直是「氣若遊絲」、「快要死了」的聲音,但他偏偏就喜歡。
拿起同學們寫下的文章閱讀。好幾位同學都寫自己喜歡的偶像明星、時下的流行曲,有些人還抄下幾句歌詞給他呢。
A也讀到了翎同學的文章,呃……翎同學寫的果然跟張老師有關啊。他笑著。
張老師「很巧合」的也問他借了翎同學班上將要演的話劇的CD呢,是歌聲魅影。
那時自己也疑惑,明明張老師可以去問音樂老師Monica借,但張老師的答案是……
「那女人太可怕了我才不想問她。」皺眉。
自己忍不住笑了。「你這樣說Monica太可憐了吧。」
A雖然沒怎跟Monica交談過,但她也是張老師的朋友吧?
雖然聽說Monica會常常欺負張老師,而且總愛將張老師跟翎同學拉在一起的樣子。
好有趣。

之後讀到的是B同學的文章。其實自己是有點高興的,關於B同學竟然真的動筆寫了東西給他。
他以為他一定不肯寫。B同學寫的,好像是一篇日記呢……

「某月某日 晴

上完很苦悶的中文課,結束了很苦悶的一天後,呆在學校裡。
太吵了所以決定自己走,朋友小翎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,大概去了找他的神──張老師。
到處閒逛想找清靜的地方,發現哪裡都很吵。
走到吵死人的光碟店,見到有個很愛多管閒事的老師在偷窺小翎和張老師買光碟……」

很愛多管閒事的老師……這不是分明在說自己嗎!
這小鬼……果然是因為我要迫他寫文章而不高興吧。A想著。
不過這樣寫的確是很有趣……自己有多管閒事嗎,那只是關心張老師和翎同學而已。
還是說B同學其實很討厭自己啊?
還有是他真的很討厭音樂、很討厭聲音的樣子……
A突然想到,難道那就是B之前上洗手間這麼久的原因嗎?逃到洗手間就會清靜下來。
A不懂了,有什麼原因會令這個學生這麼討厭聲音?
B這個學生,似乎真的很麻煩呢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拖了很久……(但還是寫好短)
因為對純音樂認識不足,所以唯有叫A老師也去聽一些有人唱的歌。

捌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07-09 Fri 02:46:30
  • 未分類
  午飯時間,B跟小翎躲在天台吃飯盒。理所當然,小翎是陪B躲開午飯時嘈吵的人群。
  今天天氣好得諷刺,在經過失眠的一晚後。微風吹不走倦意,B在這一刻好想放下飯盒,在藍天白雲底下好好睡個午覺,奈何小翎是愛說話的人──至少在B的標準下是愛說話的。
  小翎夾走B飯盒裡的一片肉:「剛才張老師介紹的藝術家實在太棒了。」
  「只要是張老師的話你都覺得好吧。」
  B沒好氣,把整個飯盒交給小翎,懶洋洋的躺下來。薄薄的雲剛才遮掩住刺眼的陽光,讓他清楚看見雲朵的浮動。
  「你說,」B微微張口。「整輩子都像這樣躺著,舒舒服服的,多好。」
  小翎咬下餸菜,搖搖頭:「你不覺得會很悶嗎?我寧可畫多些畫、聽多些歌……不過能在沒音樂下生存的你,想必忍耐力也非同凡響。」
  B明顯聽出話中帶刺,所以並沒有理會。
  「啊!說起音樂。」小翎繼續B沒興趣的話題。「剛才中文課你逃走的時候,A老師叫我們要備第六課,那課好像是描寫聲音的,所以A老師很興奮。」
  居然有這樣惡毒的文章!B的臉輕輕抽了一下,然後說:「明天再找藉口逃課好了。」
  「不行啊,一會兒就有課,同一天逃兩次可太惹人懷疑了。」小翎的笑容帶點鬼惑。
  甚麼!簡直噩耗。平曰因為晚回校,所以都跳過了第一節的中文課,沒想到時間表居然安排了一天有兩節中文課。
  天啊,為甚麼偏偏要讓這樣的老師教中文……

  上課鐘聲響起,A慣常地遲五分鐘才走到課室。A在教師桌前放下一疊白紙,問班上有沒有人備了課,結果是一起說沒有。
  「好,實在太好,我就知道你們不會預習的。」說完笑了兩聲,又繼續:「現在派一人一張紙,想你們寫點東西給我。嗯……四百字左右好了,寫下你們對聲音或音樂的任何感想。我不會公開的,所以不用在意內容文筆之類。」
  班上一片怨氣,怨氣最深的當然是B。
  「乖啦,平日作文都六百字啦。嗯,我看……二十分鐘夠了吧。」
  收到白紙後,同學開始一邊聊天一邊動筆。A滿意地坐下,大剌剌地拿出他的DISCMAN和紅色耳機聽歌。
  B非常不滿,打算以眼神跟小翎投訴,沒想到小翎正臉帶笑容地奮筆疾書。想必是在寫跟張老師選唱片的情形吧,豈有此理。
  B盯著白紙好久。聲音嗎?音樂嗎?到底有甚麼好寫?聽到已經不高興,還要寫出來,聲音可以寫甚麼呢?就一堆口字部的擬聲詞嗎?十足童書,低能又無聊。
  視線從白紙移到窗外。依舊是諷刺的藍天白雲。不過也好,刮大風可吵了。
  「B同學、B同學!」
  回過神來,看到A老師走到自己坐位旁邊。
  「B同學,不寫點甚麼嗎?」
  B敷衍兩句:「寫不出。」
  A抓抓頭,盡量想些方法令他眼前這個學生動筆。「只的寫甚麼都可以啊,寫你最近聽過的、或者很喜歡的一首歌,寫你上學路旁聽到的,甚至……假如你很討厭,也可以寫討厭的感覺啊。」
  B為了A不再站在他面前,只好隨便說說「讓我想想」打發他走。其實他不是想不到──對討厭的東西怎會詞窮?但想到會勾起回憶,他就有點卻步。
  拿著筆桿,手心滿是汗。A說文章是不公開的對吧?那麼稍為寫一下也可以吧。寫一下那時的經歷,讓他無法抒解的經歷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因為國旗老師也不時叫我們寫東西給他, 自己就在播歌(全班聽)和用電腦, 所以我這樣寫了=v=

柒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07-03 Sat 02:10:42
  • 未分類

  他實在不懂為什麼周遭的人都這麼喜歡音樂,小翎也是,同學也是,張老師也是,那個笨蛋老師都是。
明明就很嘈吵啊。
跟小翎結束對話後,他一直在床上翻滾,思考著。
……明明就是一樣相當煩厭的東西,為什麼會有人喜歡?
他最後沒有聽到小翎給的那個樂團的歌,但是網頁被加入了他電腦中的其中一個「我的最愛」,儘管並不是「最愛」。
一夜無眠。

  B很久沒試過準時到學校了。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著母親昨晚買給他的麵包,暗暗想著。上課鐘聲還沒響起,有的同學已在位置上埋頭苦幹,他一眼望過去,看到一位同學在抄功課,B轉回頭。
什麼啊,沒做功課就不要交好了,抄得這麼辛苦又為什麼。
「各位早晨……咦?B你竟然在啊,好早哦~」小翎打開課室門口,打著招呼。他走近B的身邊放下書包。
「怎麼這麼早回來啊?平常時絕不可能的唷。」小翎笑著問。
B望著他,咬著麵包答:「……睡不著。」悶悶的語氣。
「嗯?沒有聽催眠曲嗎?我昨晚給你的。」
「沒有。」
「耶?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?」小翎撲上去B身上問。
…枉他特意推介了怎麼不肯聽啊!可惡啊!明明就很好聽為什麼不肯聽……
「吵。」他輕輕說了句。
小翎二話不說搶走了B的麵包,說「我不滿意答案,沒收。」
B嘆了口氣,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討厭聽歌,乖,麵包拿來,我還沒吃飽。」
小翎皺了皺眉頭,將麵包遞給B:「那我難得明知你不喜歡聽歌也想你聽,你應該要明白是真的是好東西嘛……很好聽的啊……」
B苦笑著,繼續吃著麵包。

  走廊傳來腳步聲,然後課室門被打開。A老師走進來,B又看到了那對紅紅的耳朵。
這傢伙又在聽音樂?不聽歌會死啊?
「B同學,課室裡不可以吃東西哦。」他笑著。
B「嗯」了一聲,將還沒吃完的麵包收到抽屜。
看見他把麵包收好後,A繼續說:「你終於也準時上學呢,真好。」頓了一下,「不過你好像有黑眼圈呢,昨晚很晚才睡覺?」輕輕皺眉。
B抬頭看著A,「不是。」
他可沒說謊,因為他是沒有睡過。
「那好吧,我先點名了。」A開始了點名的工作。

  點完名後,班上沒有特別的班務,於是A跟班上的同學在談天。
「我啊,最近看了那套電影喔。」A的聲音。
「咦咦咦!老師也有看那套電影嗎?聽說很浪漫的啊,老師也喜歡這種電影?」女生的高音。
啊,好吵。B心想。他無聊地趴在桌上,小翎又不是坐在他旁邊,好悶。
「呃…電影配樂很好聽啊,所以就去看了。」
又是音樂,真的夠了。
B站起來。「老師我要去洗手間。」
「啊…好。」A點了點頭。
直到上課鐘再度響起前,B都沒有回來。
A拿起東西正要離開課室,疑惑了一下。「B同學去洗手間去好久呢……啊,你回來了啊?」轉頭看到B進來。
「嗯。」
「不舒服?」A隨口問了一下。
無回應,B走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A看著他,搖搖頭,走了。這孩子,真的很麻煩……
以為自己不作聲很酷嗎?

B坐在座位上,突然感到被東西丟了一下。他看見地上多了一個小紙球。
他打開了。

  「你沒有不舒服。因為你聽到老師說音樂的話題,才逃到洗手間。你為什麼那麼討厭音樂啊。告訴我。    翎」還附加了小翎畫自己生氣的樣子。
B笑了一下。
回頭,看到小翎果然佯裝生氣的樣子在瞪著自己。
B的笑容更大,做了個鬼臉。信息是「我才不會告訴你。」
小翎咬著牙,狠狠轉過了頭。B笑,好像生氣了呢。
雖然明知道他不會真的生氣。

  但自己真的不想說。再也不想說起以前那段丟臉的記憶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答案:他不是天生討厭音樂。(又不是精神病)

Index of all entries

主頁 > 201007

tagクラウド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Return to page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