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201009

201009 Archive

拾陸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09-26 Sun 02:41:16
  • 未分類
  其實萬聖節才剛過去,還記得中秋沒到時到處已在賣萬聖節廣告,現在這麼快又到聖誕了?人真的有這麼寂寞,這麼需要藉一個又一個節日,買一堆東西開派對、吃頓特別的晚飯、送禮物、傳短訊(我甚至連手機也沒用,A想),這麼滿足商家的錢包嗎?
  這些與情人說只會惹起無數問號的說話,最好留在腦內跟自己解釋再解釋。對自己的想法更肯定,對世界的視野更透徹,也一邊從耳朵傳來的聲音中獲得心靈的滿足。
  A很喜歡這樣做,所以才會經常用耳機保護自己。
  在封閉的耳朵下,可以選擇冷眼看世界,也可選擇活在自己之內,B選了後者。他把自己捲在棉被內,伸出兩隻手腕做功課。平日會怨媽媽的嘮叨,這回他名正言順把耳朵關閉,六根清靜。
  難道他沒想過用耳塞嗎?只是不敢。正如發現一顆有骨頭的雞蛋,你會害怕得把它丟得遠一遠。他不想被人從外表上一下子就發現自己是那顆有骨頭的雞蛋。
  他一如以往,邊做功課邊和小翎MSN邊玩踩地雷,地雷快但沒有聲音,他覺得很有趣;有點耳鳴了,轉一轉耳塞,又繼續MSN。
  聖誕節要綵排,一月考試、放假、話劇演出,這麼緊密,學校真麻煩,如果可以一直關著耳朵留在家,就算頹廢也不錯,A這樣想著。他正把沉重的耳機戴到耳上,在選CD的過程中先讓耳朵感受一下密封的感覺,播放音樂的時候震撼更大,更覺的活在自己獨一無二的世界內。
  聽了一整天《歌聲魅影》有點膩──說真的要他聽一整天蕭邦也覺膩,就是這壞習性推動他認識不同的音樂──於是放下各個版本的SOUNDTRACK,隨便拿起一張有<flight of the bumblebee>的唱片,朝耳朵猛力轟炸。
  放肆地在鋪上地毯的地板上轉圈,左手按住沉重的耳機,右手手指飛快地跳動,彷彿自己也懂得彈奏一樣,頭跟隨節奏晃動,大黃蜂在耳窩內不斷槃旋。
  耳朵有點癢癢的,B把耳塞拿下,用棉花棒清理一下,又迅速戴回耳塞。他明白這應該如飯盒密封太久裡面的飯會變得酸餿一樣。為甚麼自己會想到這麼嘔心的比喻呢?看看電腦的鐘,原來已九時。媽媽不理他,他就忘了吃飯。
  飯桌上蓋住一道蒸肉餅、一碟炒菜和一碗飯。他媽媽從來就只會做這些,但突然他覺得飯菜好像美味了。
  B既然喜歡寧靜,當然也想自己一個住。以後他會否也煮蒸肉餅給自己呢?或者只會買飯盒而已。
  飯盒上可能有叉燒、可能有雞腿、可能只有一根菜。如果不是飯盒,而是西餐,豪華的西餐,點起蠟燭,一杯紅酒,合乎餐桌禮儀的菜式和用具,對面坐著永遠也不會再遇見的那個人。
  豪華的西餐倒進微波爐用飯盒裡,裡面有殘忍的鵝肝,和不環保的厚牛扒。A打算把剛才與情人吃剩的菜留做明天午飯。對面的老師看到飯盒裡的鵝肝,會有甚麼說話呢?
  心情好得不想改功課,但還得改,於是又回到CD架上,選了張讓自己心情輕快得怪異的world's end girlfriend《空氣人形SOUND TRACK》。來自日本的電影配樂都好像比較特別,可能有心思。雖然電影不該這樣,A想。
  心情好得不想做功課,但還得做,於是又回到棉被裡,呼出霧氣暖暖手,繼續邊做功課邊和小翎MSN邊玩踩地雷。轉轉耳塞,眼睛放到窗後的星空,星空中有很多家很多戶在工作,無聲地。無聲真好,B想。
  沒有東西比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好,A/B想。


===========
其實我覺得好亂(喂咁你又寫)
不知道但我覺得很快樂, 我覺得能寫我想寫的東西很快樂

拾伍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09-07 Tue 23:01:57
  • 未分類

他看到B戴上耳塞那一刻,他輕輕露出微笑。有點期待明天放學後呢。
B轉身走後,他拿出自己的紅色耳機,播放起歌曲。是《歌聲魅影》。
音樂方面他比不上MONICA,設計什麼的方面也有張老師和翎同學等人在,他基本上可說是最清閒的班主任。A嘆了一聲,自己好像是最差勁的班主任。
他幫不上什麼,唯有在旁邊將《歌聲魅影》的歌,不停播放迫自己背起來,或者能做到什麼都說不定。


A在晚上約了情人。他暗想著,好像很久沒見到她了。
他卻沒有那種情人間因少見面而造成的焦躁和不安感,他幾乎不記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沒見過她。
「對不起我來遲了!」情人氣喘吁吁的從車站跑來,A拿下耳機。
然後掛上一貫的微笑,說:「不要緊,很累了吧?我們先去吃晚飯?」
他看著情人滿臉通紅的點頭說好。他牽起她的手。
前往餐廳的途中,他漫不經心的看著街上明亮的燈飾,耳邊一直徘徊著情人開朗的聲音:「吶,很快又聖誕節呢…原來這樣就五年了…」A轉過頭望向笑著的情人,微黃的燈光灑落她的臉上,幸福得有種不真實的感覺。A也笑了,「嗯,原來也一起五年了。今年想要什麼禮物?」她笑答:「想你陪我去旅行。」
去旅行…啊……
A想起了什麼然後答:「對不起呢,今年聖誕的話可能不行了。要陪學生練話劇啊。」附上一個苦笑,牽著她的手,步進一間有著古典氣氛的餐廳,訓練有素的侍應一早已在門前微笑著等候。


A不喜歡來這種太昂貴的法國餐廳,特別不喜歡吃鵝肝之類的食物,但是他知道,她最喜歡這種餐廳。
看,他的情人笑容變得更燦爛,而且感興趣的到處張望,他就知道自己沒有做錯。
「這裡好漂亮啊……但是會不會很貴?」她有點擔憂。他笑了笑,摸著她的手,「你高興就好。」
在旁的侍應遞上紅色的玫瑰花,她有點驚喜。A解釋:「來這間餐廳的每一位女生都會收到的。」打開餐牌,「看看想吃什麼?」
點完餐,侍應退下後,情人開口問A:「你學校要辦話劇比賽嗎?什麼劇目?」
A喝了一口餐前酒,暗想:「啊…其實不太喜歡喝酒。」放下酒杯,「《歌聲魅影》。我今次還要學生自己唱呢。」
她偏了偏頭,問:「自己唱……應該比不上專業的吧,你能接受這樣的《歌聲魅影》嗎?」
A笑:「沒什麼接受不了。那班孩子很厲害的,雖然魅影是個討厭聲音的孩子。」
他頓了一下,接著說:「正想問問你,有沒有辦法迫挑食的小孩張開嘴巴。」
情人「噗哧」一聲笑出來,然後乾咳了一下:「你啊……你不是會任由那種挑食的孩子餓死的嗎?明明你平時都會放著不管的。」
A回應:「也對啦……但是總不能讓討厭音樂的魅影害得那班孩子輸掉比賽的吧。」
雖然那班同學應該不會怪B同學……吧。
情人說:「你也是時候當個盡責的班主任啦。那親愛的班主任想到辦法了沒?」
A看到侍應推著餐車步近,說了一句:「我的辦法是令他求仁得仁。」回想起B從他手上接過耳塞的那一刻。


用餐過後,A送情人回家後,獨個兒在街上走著。
他拿著情人送給自己的紅色耳機。他不喜歡紅色,他亦不明白為什麼情人會送紅色的耳機……直到他看了本小說。
「穿上紅色的衣物會令自己喜歡的人更喜歡自己。」
他笑了,好傻的情人。


然後戴上耳機,打開音樂,隔開街上的聲音。

Index of all entries

主頁 > 201009

tagクラウド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Return to page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