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201010

201010 Archive

拾柒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0-10-04 Mon 01:35:59
  • 未分類

聽不到聲音、自自然然更不會去聽老師們的講課,一回到課室就趴在桌上動也不動。
即使小翎拍了拍他肩膀,他也聽不到小翎又在說什麼,只見唇在開合。
嗯……跟小翎就筆談好了。他拿出紙筆,遞給小翎,再指指自己的耳朵。
小翎捧著他的臉,向左右的耳朵看了看。驚訝得張了嘴巴,然後在紙上快速寫下:
「你在搞什麼」
B寫下答案:「A的家課。」
小翎點了點頭,沒再寫下什麼。

B理直氣壯的在學校睡覺。
小翎不會吵他,老師們都不知道他戴上耳塞,即使不斷地講課,想要迫學生塞進多少內容,B一點也聽不到。
沒有人騷擾他,他也不會理會別人。
就算A老師有望過他幾眼,他也完全不察覺。
周遭都好寧靜,自己也是。一動也不動,完全靜默的自己,就像是死人。
嘛,沒關係……慢慢沈下去,
一片黑。

B看見了他的克莉絲汀。
明明在現實中一點也想不起她的臉了,但他好清晰的知道:
那是他的克莉絲汀。
她拖著他的手,抱著他然後說『對不起』。
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。
他本應覺得有什麼特別情緒,本應開心本應傷心本應微笑本應流淚……
而他看著她,不發一言。什麼感覺……都沒有。沒有。
原來,沒感覺了。他望著她,心跳仍然與以前一樣急速,但是有什麼不同了。
是自己變了吧,他心中的克莉絲汀自那天後就沒有再變過。
就算自己以前有多喜歡,那也不會是自己的克莉絲汀,永遠不會。
而自己亦不會努力去將自己變成她的子爵,因為他不是,不可能是。
他睜開眼睛。

老師仍舊在講課,旁邊的同學在抄筆記,克莉絲汀並不存在。
他看看手錶,最後一課的時間,還有五分鐘放學。
得去找A老師。
他心裡嘆了口氣,拿出紙在上面胡亂塗鴉。

打鐘聲響起。
A放下了紅色耳機。站起來,伸了個懶腰。
今天在空餘時間都在改家課,但他還是聽到了,那耳機好像出現了一點問題。
好像有些什麼不同了。
他重新戴上耳機,接駁上自己的手提電腦,隨便找了一隻有人聲唱的音樂。
隨著音樂響起,他開始皺起眉頭,很快停下了音樂,把耳機放下來。
聽不到人聲。
自己明明沒有粗暴對待過自己用的耳機,但還是很快地壞掉了,接二連三的。
嗯,還是先去問問能否修理吧。不行的話就買一個一模一樣的。
雖然音質不算很好,只是不想情人會有什麼反應。他不想她察覺。

「午安……請問A老師在嗎?」A望向門口,揚起微笑,招了招手示意他進來。
B踏出一步,到處張望。他已是第二次進來了。基本上沒什麼學生能進來教員室,還要來兩次。
B走到A身旁,A指了指自己耳朵,要他除下耳塞。
A知道他一定會乖乖戴著耳塞,不會聽到自己的說話,所以不開口。
B除下了耳塞,遞給A。
A問:「還習慣嗎?」B點頭:「沒有聲音實在太好。」
A滿意的微笑。B說:「聽不到我說『沒有聲音實在很可怕』很失望吧?」
A搖了搖頭,答:「不會失望啊。你討厭聲音嘛,怎會覺得可怕?我沒有那樣想過。」
B皺了皺眉,緊握拳頭,心想:「誰會信你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A轉身從公事包拿出一張CD,說:「今天的功課。今晚把這個聽完,明天放學找我。」
是Nightwish的CD, Highest hopes.
B看著那張CD:「我不要。」什麼都好什麼都可以,他是不想再看見這張CD.
太多太多東西被塵封在那張CD裡面,縱然不是他刻意破壞刻意弄碎的那張,但內容還是一樣。
那首Phantom of the Opera,是他最不想聽的版本。
Tarja也好克莉絲汀也好自己也好,什麼都不想再想起。
為什麼無法忘掉自己想要成為像Tarja那樣的歌手的可笑夢想。
A說:「你先聽聽吧?那是不一樣的Phantom of the Opera.不悶的。」他很清楚!他比A更清楚!
B轉過頭,「我、不、要。」
A心想:「好大反應。他……聽過?」轉頭一想,說:「那好吧,我不迫你。走吧,明天見。」
B望著A,A比了個「慢走」的手勢。

B走後,A把CD放回去公事包,「反應這麼激烈,就算不聽我想他大約也記得是怎樣的曲子吧。那就不需要這張CD了。」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私心設定了A老師跟自己一樣是耳機終結者(第2個耳機和電腦用的耳機好像也出了問題)
我現在的耳機就是聽不到人聲……T_T很適合唱卡拉OK用(咦)
保養期3個月,嘛似乎鐵_角也蠻清楚自己的產品壽命嘛……
覺得自己好像跑太快決定放慢一點。(哪有)
發現我家唯一一隻Nightwish的CD正正是Highest hopes,但目前是失蹤人口(?)

Index of all entries

主頁 > 201010

tagクラウド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Return to page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