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201110

201110 Archive

弐拾肆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1-10-29 Sat 05:19:16
  • 未分類
  剛巧二人都空堂的時間,Monica拉開A在教員室的茶水間談兩句。
  「喂,你昨晚喝了酒來嗎?」
  A無神的回應,也不打算隱瞞甚麼:「這你也知道啊。」
  「音樂家的sense不只是在耳朵啊,還好學生沒嗅到你的酒氣。」
  嗅到也不會說啦,學生們最愛在你背後說壞話,讓你成為全校的笑柄也不自知,直到他們畢業,又有新的學生新的流言。習慣了。
  Monica繼續追問:「有甚麼事要到喝酒的地步啊?明知第二天要上學。」
  不是甚麼「地步」,這是大人解決問題的方法。A昨晚是這樣想的,不過,他知道身為老師這樣說,實在有失身份。就算平日不拘小節地在學生面前顯露真性情,也是有限度的、甚至是假的(例如那些,「老師小時也是這樣這樣啊,不要氣餒」,心裡想那句是「哪有這麼蠢的人」。)
  他不向Monica傾訴,是覺得沒必要。要是讓她知道自己暗裡妒忌一個不起眼的學生,可不得了。
  妒忌甚麼呢?他本以為是昨天在音樂室偷聽到的,B未曾抒發過的思緒;後來發現僅僅是在妒忌學生的青春。
  還有很多很多年可以磨練的青春。而自己早過了。
  「我去準備下節課了。」A正要走出茶水間以前,回頭說道:「對了,櫃裡放了新買的咖啡粉,放了幾天的了,都沒甚麼空喝,你喜歡可以拿去啊。」

  B從A進課室的一刻一直注視著A垂下的眼袋,那陰影簡直掉到鼻子去。
  「你們有沒有備課呢?我都知道沒有的了……」
  內容差毫無異。B下了這樣的見解,但語氣明顯減去了一半以上的力量,這是明顯能夠聽到的。B一直以為A這嬉皮笑臉如話劇丑角的老師不懂甚麼叫負面情緒,現在看來要重新審視這個人。
  不對,我留意他幹麼?他不過是個麻煩的傢伙。
  翻開了課文,A依舊逐字逐句和同學一起解讀文言文。這傢伙真會裝,B想,這就是老師的威力(可怕之處)。我管他昨天遇到甚麼事了,反正他會上課就好了。我有我的不專心。
  老實說,我有甚麼重要的事要讓我要專心?眼前最大的危機也是從這個老師而來的,我失敗也是他的錯。沒錯,是他的錯。
  Sing…for me……我多想有把甜美的聲音,代替我把我自己也弄不清的情緒抒發出去?我不會喜歡唱歌,我不喜歡唱歌,既然唱得難聽就不該喜歡唱歌;而我想像天使之聲會站在我面前,解決我也說不出的困難。
  B在腦中描繪這把天使之聲,輪廊由從容自在的笑容而起,到深處帶著黑布底下的回憶似的憂鬱;然後他看了一眼站在出面的這個老師。
  喂喂喂,我在想甚麼?回來回來,關他甚麼事?

  下課以後便是小息。其他同學都走到了操場打球、到小食部買吃的等等,而他伏在桌上,不打算整理自己混亂的思緒,任它們到處奔跑。
  Sing once again with me。他聽到腦內的某個它跟自己這樣說到。要再唱一次?還不夠恐怖嗎?那是兒時指著電視鬧個沒完的所有缺點啊!沒氣、喉嚨音、音域不夠、走音、漏歌詞……
  但兒時最不懂聽的,是「感情」這回事啊。
  但我真的有嗎?我真的有嗎?B反覆問自己。那錄音實在難聽得不要說聽第二次,聽完第一次已是挑戰。第一個到最後一個感想都是「怎麼能這麼難聽!」而這樣我還要努力不懈?

  A在教員室內把方形的CD轉到一角又一角,而眼睛放空。手上的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,多麼不懂音樂也會聽過的快樂頌。他想起自己小時曾志願要懂很多的樂器,成為世界上最年輕的知名音樂家。
  他看著學生中文課功課簿淺笑。
  李白你騙我啊,甚麼鐵柱磨成針呢?還沒磨成幼柱,老婆婆也熬不過歲月了。A當老師的其中一個原因,是想年輕人別步他後塵,就算能蠢到像自己一樣,也不致於與自己一樣失敗。但最後自己在「當老師」這事上也是失敗的。
  B不能算是成功例子,那都是Monica的功勞;何況B的中文成績從不見進步。
  A把帶來的飯盒吃完,播起貝九來。在快樂頌之前,上課鐘聲響起來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這篇才是24,你的是23XDDDD

你那篇的兩個case,唱歌那段很有共嗚啦~畢竟我是小學合唱團被校長欣賞還送禮物的學生,現在自己錄起來,自己也難聽到不敢聽(雖然只是用手機錄)
但考級那裡,我不肯練琴到老爸要唬我,在小KURO面前用力拍琴椅,嚇到我不甘地練琴......但我三次考試都順利合格啊(毆←←←←)
不過級數實在不是甚麼,我06年考到八級又如何?你看我現在能彈甚麼出來(YAY)

這次的是在心情不好的一晚爆出來的(見面書,會發現我還譯了歌詞)
煩惱了差不多兩年的「我想回到以前一小時一千字的速度為甚麼不行啊!!!!」的問題,而現在半小時就打完了
我想真是內容問題
因為同人我執著想依照事實,所以想到甚麼都不敢寫;但這裡不同了,只要寫下我認為真正從我心裡滲出的血,就完全沒問題了
實在太爽了,毫無顧忌去發洩(而不是我執著的甚麼「藝術是抒發而不是發洩啊」),多高興

P.S. 以上的文字是酒鬼KURO寫的,如果第二天KURO要推翻我甚麼的請不要怪她:)

弐拾叁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1-10-20 Thu 00:55:53
  • 未分類
B靜靜與母親吃過飯後,他坐在床上。
竟然還真的唱了……不對為什麼我會聽那女人說的話啊!
明明不過是一個老師……一個回學校只是領薪水的人。

周遭靜下來,他決定試做一件事。
拿起有麥克風的耳機,打開電腦中內置的錄音軟件。
左手微抖的調整麥克風的位置,深呼吸,
按下紅色錄音的按鈕。
“In sleep he sang to me in dreams he came…”不甚確定的唱出第一句、然後第二句、
第三句……
“Sing once again with me, our strange duet!” 他有力地唱出Phantom的部分。
不要去想結果、唱出來啊、嘗試唱出來啊。他閉起雙眼,以近乎吼叫的聲音,唱出Phantom的渴求 ” Sing for me!”
一曲終結,他按下停止,喘著氣。
外面傳來敲門聲,「沒事嗎?怎麼叫這麼大聲?」
B打開門,慢慢地說「我……沒事。不用擔心。」看到母親點頭後,他關上門。
重新戴上耳機,按下播放,B聽到陌生的聲音,虛弱的唱出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第一句,然後逐漸有力……他突然按下停止。
不行,這把嗓音很難聽。造作又亳無感情的…只能稱為噪音。
這樣的我,不能站上去唱歌。就算說「只要盡力就好」……不,這是我如何去拼命,也改變不了的事實吧。
他用滑鼠點了幾下,把未儲存的檔案刪掉。
竟然自以為是覺得自己能當上魅影,他笑。外表確如魅影般醜陋,但是他比魅影唱得更難聽。
他是一個不能以歌聲表達自己的魅影,他恨,他是連假貨也不如的魅影。
真的,沒辦法了吧。他頭埋進枕頭裡,閉上眼睛。

A洗好澡,頭髮濕漉漉的滴著水,流過肩膀流過胸膛……
最後落到地上。
他走進那間放滿CD的房間。他沒有選擇哪張CD,反而望向左邊,那白布。
他用力把布扯下來,軟攤在地上,眼睛只看著那大型的物體。
一塵不染的咖啡色鋼琴。「老朋友,很久沒見,」A苦笑著,有點想哭。
多少年沒碰過鋼琴了?自從那次鋼琴考試失敗後……
他把食指放上白色琴鍵,「咚、咚、咚」彈出幾個音。他把鋼琴搬過來的時候,明知自己不會再用它,卻還是請人用心地調好音。
他手撫過譜架,輕輕說:「但是我已經一首歌也記不起,該怎麼彈了。」
坐在鋼琴前,頭靠著鋼琴上,他靜默。

如果當初再努力一點,就不會這樣了。
如果我當初通過考試的話,就不會像現在那樣,一首曲也不會彈,得物無所用。

「不合格的話,以後不准你再彈鋼琴!聽到沒!」
「知、知道了……媽、媽媽……」
「學這麼多年,竟然一次考試也沒通過!總是在浪費錢,你怎麼不去死好讓我省錢?」
……

當時,自己滿心以為能通過考試;只學了三年的表弟也輕鬆通過了五級考試,自己比他學得久,而且每天也不停練習,要通過考試應該不是問題。
就算當天他病到失聲,明知道口試無法唱或說出音,他也照樣前去考試。那時他相信,彈琴的部分一定能夠合格,口試時用力一點說不定能夠發音,就算很難發音,說不定主考官會看得出他生病會而不介意他發不了音……
可是,好事沒有發生。
他當時根本一坐上椅子就忘掉了樂譜,不停彈錯音、節拍過快、漏彈了一兩個小節……簡直慘不忍睹,他很記得,當時主考官站到窗前沒看過他一眼。

當考試結束,他離開考場到街上去,呆呆地坐上一架電車。
他握著手機想要找誰傾訴,結果只能抱著琴譜在車上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對不起!!!!!!!!!!!!!
這邊竟然拖了超過半年………OTZ
因為實在不想拋下這4人不管,所以今天無論如何要吐出來。

10月11日呢,是不論真實還是不真實(?)的兩位張老師的生日。
生日快樂我沒有忘掉!!!!!!!!!!
儘管這幾年太多事改變了,我沒有忘掉我有份創立的人物。

今集(?)兩位發生的事其實有部分是我的事…(掩臉)

MON姐其實是個女魔王(被毆)應該說表面很愛玩+很愛玩人,其實內心蠻關心身邊的人。
張老師,嘛,對誰也會傲的。(如果對象是小翎,一百次裡大概有一次會嬌吧。)

到底當初張老師為什麼會想看小翎那班演《歌聲魅影》呢?
如果說是想看小翎演的克莉絲汀我想是沒可能吧……

Index of all entries

主頁 > 201110

tagクラウド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Return to page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