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未分類 > 弐拾弐。

弐拾弐。

  • Posted by: Kuro//Rein
  • 2011-03-22 Tue 04:18:20
  • 未分類
  A先是擺出疑問的樣子,但很快便輕輕回答一聲:「哦。」再繼續整理桌面上的功課簿。
  甚麼?還以為一定把A嚇倒,多話的他一直繼續煩擾不休,還會追問自己為甚麼會肯去聽。他不打算關心嗎?還是他早預料到?難道我中了他的圈套而懵然不知?
  B站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,不一會A從桌上找出一張CD。還是Nightwish。
  「哈哈,我好像迷上他們了。從來不知道流行曲有這樣的歌手啊,我想他們是讓喜歡古典音樂的我走進流行音樂的媒介;同樣的,希望喜歡流行曲的年輕人也因他們喜歡古典音樂吧。」A說完,皺起鼻子笑了笑。
  不是甚麼流行曲,混合古典元素的也不只有他們──B心裡吶喊,但他覺得沒必要跟A多說些甚麼,反正他不會懂,那些無聊的大人。
  B拿著CD,點點頭便走,兩步後忽然想起些甚麼:「為甚麼不是和《歌聲魅影》有關的CD?」
  「魅影,是劇院的主人,」A坐在電腦座椅上把身轉向B。「他只容許自己滿意的聲音穿過耳朵,要接受次等的倒不如接受寧靜。」
  「所以……」B視線落在A放在桌上的的耳機。
  A好一會才明白B的意思:「哈,那個,我想讓耳朵休息一下而已,別在意!」
  沒人在意你。B點點頭離開。

  「Fly to a dream / Far across the sea...」
  自A老師把CD交給他後,接下來的課堂一直忐忑不安,腦內滿是CD的事。結果在午飯時間,他跟小翎說去電腦室,本想一個人靜靜去聽的,但發覺自己身上根本不可能有能用的耳機,反正小翎也會跟去,就問他借了。
  小翎驚訝B竟聽起音樂來,拿著藍黑色封面的CD打量許久,視線彷彿穿透裡面再穿出來。但B沒理會小翎誇張的反應,雙手按在耳旁專心聽。
  其實想深一層,小翎並不誇張,至少B對自己所為有更甚的驚訝。多少年把聲音拒諸門外了?如今竟一下子便上了癮──這是酒啊,B想。明知道醉酒後歷史會如一幅幅色彩鮮明的畫般展現眼前,明知道會因為那些畫而作用各式各樣瘋狂的反應,卻抵受不住其中扭曲的愉悅。
  第二首歌完結。第三首歌的前奏奏起。還沒到人聲,B像被蟲咬一樣驚恐地把耳機擲下──是那首,那首曾被他喉嚨毀過的歌。在家的時候因為已有了心理準備,雖然每個毛孔都滲出不安,但畢竟熬過了;現在鬆懈了卻被反咬一口。
  小翎埋怨他把自己的耳機擲在桌上,但他甚麼都聽不見,除了自己慌亂的呼吸聲。

  放學後小翎去服裝組那邊工作,演員那邊也在排練,但B早被特別挑出來,不強迫他一起練習。
  他小心經過活動室,自從第一次排練他也再沒到過這裡,不知同學怎排成怎樣?
  從玻璃中看去,同學們有板有眼地演起各自的角色,明顯業餘卻真摰動人(當然除了那個自大的女主角)。B心想,我果然不重要的啊,大家不是好好的嗎?正當他要離開,活動室卻傳出巨響。
  「魅影不在練鬼練馬?他憑啥可以不用練習?」女主角大吼,本有稍為隔音的活動室也傳出了聲音。接著便看到其他同學也在七嘴八舌。女主角發脾氣衝出了活動室,與B撞個正著。
  「甚麼呀?你終於出現了嗎?」女主角手交叉在胸前,不滿地說道。其他同學也走了出來。
  正當B不知怎辦時,Monica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  「啊是你,正好了,反正要找你,揀日不如撞日。」Monica回頭跟同學說。「你們自己練習吧。」

  Monica把B拉到音樂室。打開鋼琴,自己坐在琴的旁邊,琴椅則讓B坐下。
  「呃,那個……」B正要開口,Monica把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寂靜。B就算多麼坐立不坐還是要乖乖坐著。
  彷如世紀的三分鐘過去,Monica終於說話。
  「這個是do, re, mi, fa, so, la, ti, do’,你剛才聽到甚麼請按下去。」
  甚麼?B臉上一大個問號。「我……我不懂鋼琴。」
  「就隨便按呀,都說,do, re, mi, fa, so, la, ti, do’;不然你唱吧,想你也不肯。」Monica輕輕的笑,盡量按捺自己以保持寧靜。
  B有點猶疑,手指微微顫抖,按下其中一個白鍵,聲音響徹音樂室,B毅然把手縮回……慢著,這不代表了在剛才的寧靜時,他的腦響起過聲音嗎?
  Monica帶著勝利的笑容說:「一直以來,包括你最近戴著耳塞的時候,音樂其實就在這時候出現。」
  好像被看穿了一切,B這樣想。的確,自己不是天生失聰,怎麼可能逃避音樂呢?所以他才會一重拾音樂便不能自拔地上癮。有點自虐,他跟自己說。面前這個傻大姐,讓他消除了戒心,也許她能解開自己的心結?於是B輕輕道出自己的煩惱。克莉絲汀的事當然沒說,這些事大約要在自己神經失常時才能透過紙筆道出來,他只輕輕帶過當初唱歌,還有變聲的事。
  說完,他深呼吸一口氣。Monica沒立刻說話安慰他,而是拿出小鏡子放在B眼前。鏡中的人好醜,簡直不堪入目──B想,他想迴避,但又不好意思明顯逃開Monica的鏡子。
  「哈哈,」Monica笑,那是跟A老師同樣的笑聲,但少了份令人討厭的元素。「這樣的孩子我見過不少,青春期的變化好像總會令少男少女失去自信呢,不敢照鏡就是最好的證明。放心,你不是孤獨的!」Monica繼續笑。
  自己僅僅因為那樣才逃避音樂嗎?相信不是這樣,但也佔了大部分原因。
  「總之,反正我是不能唱歌的了,逼我做魅影也沒用。」B小聲說。
  「讓開。」Monica喊道,B馬上站在一旁,她則坐了在琴椅上。她十指張開,兩手的拇指和尾指都放在某個B看不懂的黑鍵上,Monica吸口氣,沿逐個鍵向下走了五個音。是<The Phantom of the Opera>的前奏。
  Monica咧嘴而笑。「很好玩啊!」然後繼續彈,更唱起克莉絲汀的部分來。
  「『…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is here…inside my mind…』,來,『Sing once again we me…』」
  在Monica引導下,B尷尬地哼出了魅影的一些旋律。他感覺到自己整個頭都熱得要燃燒。是因為害羞?因為難以忍耐自己嘔心的聲音?還是因為正把自己的過去攤出來,用放大鏡檢查各處裂紋所致……他說不清。
  勉強唱完,B的臉還是熱的。Monica莞爾:「看,你可以的啊!唏我們的不過是學校音樂劇,又不是要求你要像外面專業的歌劇一樣,同學們都是盡力而已,你也不用擔心太多,OK?」Monica用食指和拇指扣成一個圈。
  「……OK。」B不確定,深呼吸一下才能肯定的說出「OK」兩個音。他點點頭,向Monica說再見,離開了音樂室。
  Monica微笑,一邊收拾鋼琴一邊說道:「看來那孩子只討厭你啊,你看他多聽我話。」
  連接音樂室後面的小房間門被打開了──那是放置樂器的房間,要再一次開鎖才能進去,Monica平日也不可能容許別人在那裡飲食,但這次是特別的,免得讓裡面的人悶透,便容許他喝紙包飲料。
  裡面黑色的人影走出來,無奈的聳聳肩道:「知道了,一切都是你功勞,我甚麼都幹不了,Nightwish也是多虧你介紹的,好了沒?」
  「對啊,我是最強的。」Monica笑說。「倒是你,為甚麼堅持不換角色呢?真不像你。」
  喝完最後一口紙包飲料,空氣擠壓的聲音顯來刺耳。「我們做老師,不就是要讓學生知道,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嗎?」
  Monica驚訝,隨即換上笑容:「我終於明白張老師說甚麼了。你呀……哈哈。」
  「甚麼啦?他說甚麼了啦?」對方投訴似的問著。
  Monica只是笑而不語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好奇,亦即人類的求知慾,從追求知識的一開始,人類就為自己帶來了痛苦
所以莊子才會說「以有涯追無涯,殆矣。」
但是無慾無求,也會包括對生命無慾無求,所以一天存在這世界上,又有哪一天能不好奇?
B的好奇帶來了自虐般的痛,但也以那種痛使自己清醒地活下去

(說到尾我是對痛感有點迷信啊哈哈,所以才喜歡在悲痛中帶出熾熱的生存動力的diru和sadie)

希望MON姐的形象沒偏差=D

Comments: 0

Comment Form
Only inform the site author.

Trackback+Pingback: 0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
http://kuroxrein.blog131.fc2.com/tb.php/22-bf19339a
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
弐拾弐。 from 無題。

主頁 > 未分類 > 弐拾弐。

tagクラウド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Return to page top